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敦促在中國出生的美國華人,如果中共官員強迫他們返回中國,一定要及時報告FBI。 雷週二上午參加了华盛顿特区哈德森学院舉辦的活動,他在視頻演講中談到中共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並向美國華人發出這一不同尋常的呼籲。 雷重申,中共正在通過間諜活動、網絡盜竊、勒索等手段(獲得技術)來取代美國,企圖成為世界霸主。 他介紹了習近平發起的「獵狐」計劃,該計劃旨在針對被中共政權視為威脅的海外中國人。雷說,如果被「獵狐」的目標拒絕回中國,其家屬可能受到威脅,中共把家屬作為人質,迫使「獵狐」對象屈服。 「數百名被獵狐的對象生活在美國,其中許多人是美國公民或綠卡持有者。」他繼續說,「中共企圖迫使他們返回中國,它們強迫回國的手段令人震驚。」 雷舉了一個可怕的例子,中共政府派遣了一個「間諜」去探視一個美國家庭,那個間諜留下話說,「獵狐」對象只有兩條路可走:回國或者自殺。 「我想藉此機會呼籲(美國華人)」,雷說,「如果你認為中共瞄準了你,並且你可能是獵狐的受害者,請與當地的FBI辦事處聯繫。」 雷還表示,目前正在進行的近5,000例FBI間諜案件中,近一半與中共有關。

專訪黑人牧師:黑人命貴是邪惡魔鬼的組織;疫情有因,神在掌控;黑人命貴運動是文化大革命;為何很多白人年輕人加入這個運動?面對死亡威脅,仍講真話愛世人;奉勸示威者:回頭吧。 親臨新聞現場,直擊全球真相!歡迎走進本期的新聞第一現場。說起曼寧牧師,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最近在社交媒體上的一段影片,我身邊很多朋友都看過。一位黑人牧師慷慨激昂發表演講,批評黑人羣體現象。這位牧師,就是曼寧牧師。 最近呢,在美國黑人弗洛伊德,死於警察暴力執法的背景下,美國黑人牧師曼寧幾年前的一段視頻演講,重新在社交媒體上被關注。 在演講中,曼寧牧師對黑人的「劣根性」發表了激烈的批判,他認爲黑人需要看到「真相」。他說,「黑人是有問題的,他們不能理解這個世界,他們從未建成過任何東西。黑人不會治理國家,黑人種族取得的成就都是在白人、在美國的幫助下實現的。」 曼寧牧師,來自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是美國紐約「世界傳教會教堂」的一名牧師。他曾因發表對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奧巴馬、黑人明星以及同性戀羣體的批評意見而飽受爭議。詹姆斯尤其反對奧巴馬,並將其比作希特勒。 近日,我們專訪了曼寧牧師,請他談一談最近在美國發生的事,以及他對「黑人的命也是命」,這個運動的看法。 更多內容請觀看完整視頻。別忘了,訂閱我們的頻道,打開小鈴鐺,獲取更新。也歡迎在twitter裡,搜索「陳曉天」,關注主播,關注更多最新資訊。好,祝大家健康、平安,下次節目再見!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持續蔓延,病例居高不下,個人防護物資還是供不應求。台灣㵾光文化藝術基金會的紐約聯絡人潘媛瑜於五月時與紐約台灣會館理事長方秀蓉接洽,表示㵾光基金會董事長張丁乾與全台灣15個分會的會員一同出錢,捐增一萬片給紐約台灣會館,再由台灣會館轉贈給需要的機構。 在顧雅明議員辦公室的安排協助下,台灣會館於6月26日(週五)捐贈2500枚有品質保證的環保布口罩給法拉盛警察局109分局,給300-400名警察及眷屬。台灣的防疫成績有目共睹,而㵾光文化藝術基金會也在布口罩的包裝上印有中華民國台灣的國旗,藉此也希望讓世界看見台灣,「Taiwan Can Help, Taiwan Is Helping」。 㵾光文化藝術基金會台中分會會長林宛瑢表示:因不捨各國前線人員,缺乏防疫物資而暴露在危險的環境中,有感我們在台灣是多麼的幸福,我們配合政府的措施,我們很安全,希望能為這疫情盡一分心力,我們董事長帶領所有會員,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因為五月份時無法出口醫療口罩,就退而求其次,從越南工廠採購布口罩,從4月到6月已經捐獻出了30萬個口罩,遍及世界各地,有美國西雅圖,芝加哥,紐約,加州,加拿大多倫多,英國,德國,比利時,法國,義大利,奧地利,西班牙,捷克,巴西,厄瓜多爾,莫三比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印尼⋯。這份來自台灣的愛與祝福,希望大家平安健康,疫情早日平息,大家加油。 台灣會館理事長方秀蓉表示:㵾光基金會自4月起,捐贈口罩到全世界幫助有需要的僑胞和當地社區,並自費空運費用,我非常的感動也感謝㵾光基金會的慷慨捐贈。紐約也漸漸重新啟動,大家還是要小心防疫,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 Ares Huang 警官表示:法拉盛109分局與當地居民關係融洽,感謝台灣會館捐贈口罩供我們出勤時使用。 顧雅明市議員表示:因疫情關係,未來配戴口罩也成了新常態,台灣會館捐贈口罩給109分局,展現法拉盛的警民關係友好,其109分局多位警察會講中文,幫助不會講英文的民眾。 關於㵾光文化藝術基金會: 台灣㵾光文化藝術基金會是以身心平衡與心靈的提昇為教化基礎,教化人心為原則,其基礎課程有人道,孝道,生活道,懺悔道,復興中華傳統文化。在台灣共有15個分會。 關於紐約台灣會館: 由大紐約地區的台美人捐獻所設立。座落於紐約市皇后區的法拉盛市區,成立於1986年,為501(c)3非營利組織,是在美台灣人自資設立的第一座社區中心。過去幾年來,台灣會館已拓展為提供來自各族裔的社區居民多元活動與節目的綜合性社區心。同時也積極地扮演台美文化與教育交流的橋梁,是大紐约區台灣人社團聯合會的所在地,聯繫著紐約和紐澤西地區近三十個台美人社團。

一家頗受人們歡迎的英文網站(www.betterbe.co)列出了10類從中國進口的食物,並說明這些食物中存在嚴重的安全問題,其中含有對人體有害物質,嚴重影響您的健康,最好不要購買和食用。 1、各類果汁和水果 農藥是中國農業產品的大問題,因為中國還沒有相關的法律來約束和監管農產品的藥物濫用問題。在中國,農民們普遍使用殺蟲劑來種植水果,而含有大量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就會殘留在水果中。 比如在亞洲超市一種受歡迎的品牌蘋果汁中,被查出高砷含量。這可能是蘋果在生長過程中,被施加大量含砷的農藥,如果經常食用,砷元素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健康問題。 就像蘋果一樣,中國產的西瓜也是被殺蟲劑覆蓋,而且西瓜還會被施加快速生長的農藥。在購買水果和果汁時,最好選購來自本地的產品,新鮮又放心。 2、各種海水,淡水魚蝦產品 從中國出口的不管是海水魚,還是淡水魚很多是人工飼養,這些飼養魚的生長環境條件很糟糕,一個小區域中可以養成千上萬條魚,這些區域不僅狹窄骯髒,而且水質污濁充滿垃圾。當您吃魚時,就是將某些毒性帶入您的體內,建議你遠離從中國進口的魚類。 幾年前,德克薩斯理工大學環境與人類健康研究所食品實驗室,採集和研究了全美各地華人超市中從中國進口的袋裝冰凍蝦,他們的研究報告中稱,這些蝦都含有恩諾沙星,氯黴素和致癌物質硝呋喃酮等有害物質,這些物質在美國的處方藥中的抗生素類中才含有,但從中國飼養的魚類和蝦中都能找到。 3、罐裝食品 罐頭食品並不是最健康的選擇,尤其是從中國進口的罐裝食品。無論是是肉類還是水果罐裝食品,都不應該被吃進人的肚子裡。在澳洲進行的一項對罐裝食品的調查中,研究人員發現來自中國罐頭中的鉛嚴重超標,用來裝食物的罐中的鉛含量是標準含量的兩倍以上,這種有害物質勢必會溶入罐中的食物中,不管是肉類還是水果,都會被污染。 鉛中毒對人體的影響已得到充分證明,包括肌肉協調性下降以及對腎臟和神經系統的損害。不想鉛中毒?那麼就避免食用來自中國的罐頭食品。 4、牛肉和牛奶及所有奶製品 購買任何一種從中國進口的肉類都不是好主意。由於製造過程的原因,這些肉上充斥著多種病菌,可能使您患上重病。中國肉類加工廠以其快速生產和不理想的衛生安全標準而聞名,因此很多肉類會帶有害細菌。此外,中國的肉類加工廠傾向於將多種食物混合在一起,製成看起來和味道很像牛肉的肉食,但實際上並不是牛肉。中國國內市場上的牛肉,很可能被混合加入了多種化學藥品,如石蠟等。 中國嬰兒配方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從中國進口的牛奶中也發現含有黑色素。如果食用這種化學物質,可能會嚴重損害腎臟。為了保障健康,不要購買從中國進口的牛奶和任何奶製品。 特別強調不要購買從中國進口的嬰兒配方奶粉,可能居住在南美和非洲的華人朋友們會在超市中看到這類中國產品。中國製造商將三聚氰胺(一種用於塑料的產品)放入嬰兒配方食品中,這樣會使嬰兒配方奶粉的蛋白質「含量更高」,但高劑量食用三聚氰胺會導致嬰兒嚴重疾病。 5、白菜和豌豆 農作物的產量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出產的季節,在炎熱的夏季,為了使白菜在最熱的月份保持新鮮,農民會用福爾馬林溶液噴灑白菜,這些白菜會被加工成醃白菜出口。福爾馬林溶液可以使農作物保持新鮮感,但對人體的傷害卻很大。 豌豆富含纖維和抗氧化劑,是蔬菜中的健康選擇。但是如果您購買從中國進口的冰凍豌豆,就不能保證您購買的是綠豌豆。這聽起來好像很荒唐,但您要知道,具有「創造性的」的中國人會把大豆,雪豆,食品漂白劑和防腐劑加工成像豌豆一樣的混合物。中國出口的豌豆很少是貨真價實的豌豆。它們就是充滿致癌化學物質的豆類混合物。 6、食鹽和醬油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食鹽生產國之一,但中國生產食鹽的原材料對人類不安全,許多製造商將工業鹽轉用作為食鹽,這些充滿重金屬和其他有害物質的食鹽就不應該被人類食用。 醬油是喜歡亞洲風味食物的人們的必備調料。不幸的是,從中國進口的醬油中有25%以上含有4-甲基咪唑,這是一種致癌化學物質。誰能保障您不會選中那25%呢?如果您想放心地食用,就不要購買來自中國的醬油。 7、大蒜和蘑菇 農藥是中國農業中的大問題,中國還沒有任何法律來規範農藥的使用,因此農民可以隨意使用農藥,以在短時間內生產儘可能多的農產品。而大蒜具有極強的吸收能力,會吸收周圍的農藥。如果您正在吃從中國進口的大蒜,那麼您就吃下了大蒜內的有害化學物質。 蘑菇也是一樣,除了像許多其他的中國農產品一樣吸收農藥以外,蘑菇通常被貼錯標籤來抬高價格。製造商將在普通蘑菇上貼上「有機」標籤,以獲得更多利潤。 除了有害化學物質外,中國蘑菇還噴灑了防腐劑,以顯得更新鮮。多年來,食品檢查人員發現從中國進口的蘑菇存在許多問題。 8、大米和米粉 米飯是中國人的主食,中國人幾乎每天都吃米飯,所以從中國進口的大米就很好,對嗎?如果您是這樣認為的,那麼您就錯了!中國許多大米工廠的大米中都含有合成樹脂,樹脂中所含的化學物質也會致癌。如果您不想吃塑料大米,請購買其他國家出產的大米。 從中國進口的米粉中發現含有二氧化硫,這種化學物質可以使米粉看起來「光鮮」,二氧化硫是致癌物,如果不想把致癌物吃進肚裡,就不要購買中國米粉。 9、人參 亞洲人都很喜歡食用人參,中國也是人參出口國。綠色和平組織對來自中國的人參進行了測試,發現每一種產品都含有不同量的農藥或其他有害化學物質。為了自身的安全,不要食用從中國出口的人參。 10、食用油 由於缺乏安全預防措施和食品安全法律,中國製造商很難保障食用油的衛生安全,中國地溝油問題一直存在。有家中國的大型食品公司被爆出用飯店中的廢油加工過濾,重新包裝並將其作為新油出售。如果您不想購買到這樣的「廢油」,就遠離中國出口的食用油。

隨着武漢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範圍內迅速蔓延,各國相繼出現了防疫用品供應吃緊甚至缺貨的情況。與此同時,網絡上各種抗疫偏方與謠言滿天飛。有英國媒體梳理羅列出了最近出現的6大假消息,告誡民眾不要上當,因為這些錯誤的方法不但無助於對抗新冠病毒,往往還會帶來各種副作用,對公眾造成危害。 英國BBC近日在有關武漢新冠病毒的報導中,列出了一下幾個在國際流傳比較廣泛的假消息,呼籲公眾勿要被欺騙。 第一個假消息:臉書上盛傳「吃大蒜可以防止感染武漢肺炎」。有消息指一名婦女因狂吃1.5公斤的生蒜而導致喉嚨嚴重發炎,不得不到醫院去求治。 對此,世界衞生組織(WHO)強調,大蒜雖然具有抗菌特性,至今卻尚未有證據顯示吃大蒜可以保護人體免受新型冠狀病毒入侵。雖然合理的膳食和生活習慣有助於保持人體健康,但目前醫學界尚未發現有任何食物可以直接抵抗武漢肺炎的傳染。 第二個假消息:有推廣礦物溶液MMS的人在推特聲稱,MMS不僅是癌細胞殺手,而且「服用神奇礦物溶液(MMS)可清除新型冠狀病毒」。 對此,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警告說,至今尚未有任何研究證實MMS可以安全且有效地治療疾病。而且MMS裡添加了二氧化氯(漂白水成分),飲用後會引起噁心、嘔吐、腹瀉和嚴重脫水的症狀。 第三個假消息:意大利流傳的「自製乾洗手凝膠」。作為新冠病毒傳染重災區,意大利的消毒類產品吃緊,擔心買不到消毒產品的人們開始相互流產各種自製乾洗手的配方。但醫務人員告誡,這些民間自製的配方所採用的消毒劑其實適合用於清潔物體表面,最好不要在皮膚上使用。 英國倫敦衞生與熱帶醫學院教授布盧姆菲爾德(Sally Bloomfield)就公開表示,她不相信民眾可以在家自製產品來消毒雙手。 第四個假消息:網傳「飲用銀離子水(Colloidal Silver,又稱膠體銀)可在12小時內殺死部分冠狀病毒株」。傳播這個謠言的人聲稱,銀離子水可以治療各種健康狀況並有助於免疫系統。 但美國衞生當局警告說,網絡宣傳喝下銀離子水的功效並無根據,而且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副作用,包括損害腎臟、癲癇發作,甚至導致會患有使皮膚變藍的銀屑病等等。 第五個假消息:臉書上盛傳「每隔15分鐘就喝水」可以抵抗新冠病毒感染。該假消息引用了1名日本醫生的說法稱,每隔15分鐘喝水就能沖洗掉進入口腔的病毒。但其實新冠病毒的傳播常常是通過呼吸系統傳播,即使有病毒藉由口腔進入人體的病例,僅僅靠持續喝水也無法避免被感染。 第六個假消息:多個國家的網絡社交媒體上流傳着「處在較熱的環境、不要吃雪糕」可抵抗新冠病毒的謠言。 對此,病毒專家布盧姆菲爾德表示,試圖讓身體變熱或曬太陽,在對抗新型冠狀病毒方面是完全無效的,因為一旦病毒進入體內,就無法靠外在熱度將其殺死。 布盧姆菲爾德說,攝氏60度以上的溫度可以殺死體外的病毒,因此民眾可以用60度的水來洗滌床單和毛巾,藉此清除上面附着的病毒,但這個溫度並不適合洗澡,那會使人受傷。

週三, 美國總統川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聯邦參議員魯比奧、本卡登、參院「外委會」主席「里契」、還有副主席「梅南德茲」,都發表聲明,表示讚許。 11月27日,白宮發表的川普總統聲明中寫道: 我今天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為法律。這個法案再度確認並修改了1992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我出於對習主席和香港人民的尊重簽署了這個法案。我們希望中國領導人和香港能夠很好的處理他們的分歧,並為大家都帶來長期的和平和繁榮。 Senator Marco Rubio applauds @POTUS for signing his #HongKongHumanRightsandDemocracyAct. Statement ⬇️ pic.twitter.com/AfhmBnQNX3 — Senator Rubio Press (@SenRubioPress) November 27, 2019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上週獲得美國聯邦參眾兩院壓倒性通過,要求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依中國政府侵蝕香港基本法所保障之公民權益、法治和自治程度,評估是否繼續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特別待遇地位,並要求美國總統制裁香港侵害人權人士。 川普總統同時還簽署了《保護香港法案》。這部法案禁止向香港警方出口美國製造的防暴武器裝備。  

《退伍軍人節的沉思》 「退伍軍人」的概念在不同的國度裡,可能在意義上的解釋,會有一定差距。過去在台灣,除非你身體上有缺陷,否則每個人必須服完二年或三年義務兵役後,方能離台出國。但若沒有出國,就是退伍軍人,時不時仍要接受軍方的「教育召集」訓練,故簡稱為「後備軍人」。美國會比較盛大的慶祝退伍軍人節,是因為二戰後國家長期以來都面臨大大小小的戰爭,其中以韓戰、越戰打的最久,且不少美國大兵葬身在異國他鄉。 今年的慶祝退伍軍人節,個人並不像往年喜看遊行報導,主要是一方面觀看學習,主流社會在遊行組合的優缺點,再者看熱鬧中也可細看政客在隊伍上的表情,以研究他們的內心取向。雙11正好是簡老師的生日,我們習慣當天在蛋糕點上爉燭緬懷,父女二人表示對她的感謝。今年隨著圓緣的出嫁,大叔內心感覺是有變化的,雖說過往的回憶,活著的歲月仍要繼續,但就好像秋葉片片落下了,明春又會恢復原貌,人的心情飄零了,「感恩的心」繾綣情深。 時光滴答地流逝了,年長的人開始懂了,任一首情歌都會有結尾收音的時候,枕肩懸空的位置令人更加成熟,掌紋的感情斑駁了,人卻沒有權力疲倦或迷惘,因為對自己的下一代及族裔,都必須繼續扛起多年的責任,你責無旁貸的把感情關注現在環境的千變萬化。凝視著若芬遺像前爉燭的熄滅,心底默默的相約,希望明年能夠繼續! 《柏林圍牆》 曾分隔東西德的柏林圍牆,在30年前的11月9日倒塌,東西德統一後在生活上並未真正一統,差異的水平仍未消弭,追根究底是分隔那麼多年,德國人到現在仍以「Ossi」和「Wessi」來分別居民,可見腦海中的心牆未散。為了平衡差異,統一後的德國政府一直要求人民繳「團給互助稅」,據了解累計已達數千億歐元之譜。不少西德城市居民,感到一些基礎建設多年失修,沒有理由東德城市繼續得到重建資助,因為它不公平。 我們也看到德國前500大的企業,有464家的總部是設在西部,比例高達93%。因此,以正常的生產力而言,東部企業的生產力落後西部,也造成薪資水平,東面的人只佔全國人均的80%,且缺工的問題嚴重。估計有200萬東德人移居至西部,令人驚訝的是,當中竟有三分之二是女性,如今東部總體人口而言,年齡較大、較貧窮、且男性居多。 德國總理默克爾9日在位於柏林圍牆遺址慶祝儀式上,在和解教堂發表演說,呼籲歐洲共同「維護民主和自由」。她說,柏林圍牆被推倒已載入史冊,這個歷史事件「教導我們沒有任何一堵牆可以將人們拒於門外或限制自由的高牆可以打不破」。(我們想說的是,默克爾的理念,使她帶領歐盟對「難民」開了大門,導致歐盟各國受了內傷而分裂。今年很多國家元首沒有出席紀念會,不知道默克爾可有感覺?)  《美國正自築「柏林圍牆」》 歐巴馬政府上任的前四年,共和黨產生了極右派的「Tea Party」簡稱橘黨,由佩林主導反歐巴馬的趨勢,並杯葛共和黨內的溫和派,跟今天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如出一轍,沒有太大分辨的空間。我們猶記得,甚至到了第二個任期初,現在的美國總統川普,仍在質疑歐巴馬的出生地,當年我們曾在撰文中,駡川普像「瘋子」,事隔多年,他已成為了美國總統。 可惜,歐巴馬在後期的確越走越偏,第一任期以「量化寬鬆」來幫助弱勢群體,目的是為了刺激消費、減低金融海嘯的沖擊,是完全可以被理解。到了第二任期,以行政命令簽署「DACA」接受難民,更不惜在警民衝突問題上,選擇性的發言,失去了全民總統的位階,使整個美國社會產生不安的情緒,委實令許多人感到憂心。加上歐巴馬後來在國防、外交上的失策,「物極必反」這也是為什麼2016年,我們大瞻預測川普會成為總統的主要原因。 這些年,為了「存仁社區論壇」,我們發了20年時間接收廣泛的資訊,不斷地加以分析和探討,而且很少用「大概」的觀念,原因就出在;用大概就不會細緻地分析和清楚的去瞭解,任何結論都將是「模棱兩可」,說了等於白說。為了要使自己能有長進,我們喜歡找主流社會非亞裔的民代聊天,在溝通時,會聚精會神聆聽他們說話的內容和意圖,甚至仔細觀察他們使用的語言和語氣的態度,然後再冷靜放慢自己的腦袋,重新排列組合,想清楚了再動筆。 川普政府的上台到現在為止,是完全與歐巴馬的施政,做了180度的轉變,肯定會使整個社會出現緊張的態勢,就是沒有人去想到,「民心思變」其實這也是川普被選上台最大的原因。但川普的行事風格又太極端,使不少人在傳統的考量上產生極大的「不適應」,瘋狂的極左派,找到了疾呼的空間,一波又一波的「瘋狗浪」急湧而至。含華人在內,理性的美國人心中感到徬徨,美國人在心中逐漸地築起了「柏林圍牆」,莫名奇妙到,在社交網站上,竟有人用不與「川粉」交往的要求。 來美國大半生,我們算是開了眼界了,從民主政治的角度,通常留給選民與社會的,都是選擇性的考題,因此往往在答案中,會出現百分比呈小數點的差距,畢竟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不盡相同。可是現在的社會氣氛是,凡事都以是非題來分解,什麼彈性、理性、蹉商、整合的空間全方位消失,逼著每一個人選邊站,反正非友即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太悲切了! 《共和黨內部矛盾待整合》 講到共和黨內部矛盾的起因,坦白說,川普總統要負一半的責任,2016年總統大選的時候,就不斷有耳語傳出,共和黨黨內的精英派,根本把川普當公子哥兒似的狂人看待,認為只要當選以後架空他,讓川普做一名虛位的總統就好。記得我們曾經撰文認為,以過去的歷史來看,川普不可能任憑精英派擺佈,而且會變本加厲的反其道而行,逼著他們與他妥協,最好是聽話。由於受到通俄門調查的影響,上台一年後,川普百分之百主導的政治遊戲規則,矛盾才正式浮上檯面。 不甘示弱的共和黨精英派,開始在私下集結,上演了數段不成功的串聯逼宮戲碼,但他們忽略了一點,川普能掌控川普王國,且數次從破產中起死回生,他的手腕和厚顏,絕非學院派的人可相比擬,課本上根本沒有這樣的教材。未來和現在的最大區分之所以不大,原因就出在「現在」也是未來,在政治的領域上更是如此,想像的空間你只能保留給自己,不能用在像川普這種性格的人身上。 最近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Nikki Haley)在12日出版了一本回憶錄(With All Due Respect),書中特別提到前美國國務卿(Rex Tillerson)及白宮幕僚長(John Kelly)秘密接觸她。在一次閉門會議上告訴她,他們正在致力拯救國家,並要她加入他們的行列,在他們認為川普處理不當的問題上與他對著幹。Haley在書中表示,這一要求令她「驚訝」,並認為他們二人的舉動,只是要將自己的理念注入到川普的政策中。 (Nikki Haley)在CBS播出的訪談中,告訴主持人(Norah O’Donnell),她認為前國務卿與白宮幕僚長「不應該那樣談論總統,不能要求我加入他們非正道的計劃。他們應該做的是,去告訴總統你的不同意見,如果你不喜歡總統做的事情,就可以辭職,要損害一位總統確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那違反憲法與美國民衆的要求背道而馳,是冒犯之行為。」在訪談中她也提到,衆院發起的彈劾調查,相當於判「死刑」,她不認為川普該受此待遇。 川普政府的前國安顧問(John Bolton)最近再次批評總統川普,因為個人利益罔顧國安福祉,以至於美國對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受此左右。這位美國強硬的鷹派代表,曾經受到川普的重用,結果卻因為土耳其總統下令向俄羅斯購買導彈後,連國會兩黨均強烈支持制裁土耳其,川普卻一反常態極力反對。Bolton私下猜測,當中可能涉及川普的個人或商業因素。(最後導致他離開川普政府的另一項因素是,川普對阿富汗塔利班的態度。) 從以上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川普在短短近三年的時間中,他身邊的重臣紛紛展現不忠於他或難以苟同他的尷尬,的確說明了川普在行事作風上一如既往強硬的態度受到考驗。不過;我們從職場上的角度來看,人的一生都在尋找一個理想的工作,從工作上對未來有憧憬是目標,希望得到成就是心願。然而在一個世界最強國家工作,首先就必須考慮是官與僚的區分,對現實的屈服與束縛是自然,否則就違背了職業道德。 《彈劾案正式啟動》 總統與國會鬥爭,是自美國建國以來一直存在的遊戲,爭的不是別的,就是權力與話事權的地位。因此,川普總統不是空前,也不可能是絕後,認真探討你會發現,美國先人在制憲之初,就為這種鬥爭式的平衡埋下伏筆,目的是,美國政府治理的制衡既脆弱又持久,並且可以在經過危機後重新調整。最重要的是,「彈劾」是國會被允許擁有的武器,從過程中國會可以成為推動國會和白宮成為同等地位的步驟。 我們很仔細的觀察了第一次國會衆議院舉行的聽證會,美國駐烏克蘭臨時大使(William Taylor)的談話,他說他的一名助手聽到川普和另一位大使通話期間提及「調查」一事。最近他的職員告訴他,他們在7月25日川普與烏克蘭新總統通話的第二天,在一家餐館聽到駐歐盟的大使 (Gordon Sandland) 與川普的通電話,Sandland告訴川普,烏克蘭準備啟動調查。 另外一位出席當天聽證會的還有副助理國務卿(George Kent),他的說法與白宮提出的對前副總統的嚴重關切截然相反,稱他從未聽說有任何美國官員試圖保護一家烏克蘭公司逃避調查。Kent承認,他本人曾在2015年就拜登的兒子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arisma)擔任董事表示關注。他也表示:「我認為美國不應要求其他國對當權者的對手進行選擇性的檢控,因為它違反了法律規定」。 Kent的證詞才真的是切中要害,主要的原因就出在,被調查的對象是拜登的兒子,而拜登一直是川普連任潛在的最大威脅。另外一個匪夷所思的重點是,川普為什麼會親自打電話給一個新上任的烏克蘭總統?這件事在操作上完全可以透過其他管道由幕僚執行即可,由此可見,川普的隨性,有可能誠如外界所描述的,往往不去顧及法律的責任問題。所以不論烏克蘭引發的彈劾案能不能成功,衆議長佩落西都已抓到重點成功羞辱了總統,她真的是一個可敬的政壇老將。 由川普總統直接提名任命的情報部門總監察長(Michael Aekinson),在收到吹哨人的「通烏門」投訴,並沒有告訴川普,直接把投訴轉給國會,才引起此次的軒然大波。川普不明白自己在2017年欽點上任的Aekinson,為何沒有盡力護主,反而認為可信又直接舉報,這些矛盾在最近幾星期有惡化的趨勢,川普公開質疑此君的操守,也引發外界開始揣測川普會不會有換人的疑慮。有消息人士稱,川普只是宣洩不滿,並非認真考慮換人。(我們認為,川普應該認真考慮的是,自己的行事風格。) 我們認為川普若能以好的角度去看「通烏門電話」的事情,他應該能理解Aekinson是情報部門總監,不是川普集團的家臣,他必須對美國法律負責任。若川普完全從個人角度去看待此事,今後不可能會對自己行事作風有改變,那麼將來他要恨的人將更多。任何彈劾聽證會,都是民主的良性隧道,也許會因意外而塞車,但大家追求的目標都是一樣,講究證據的社會,任何人都不應該阻撓或干預,否則就是破壞民主,總統也不例外。 所幸的是,即使川普被彈劾,2020年他仍能代表共和黨再競選,除非彈劾成功被免職,但自美國有歷史以來,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此次國會彈劾聽證,是有史以來的第5次,也是第3次通過電視廣播過程。19世紀兩次彈劾,即1860年(James Buchanan)的4個月彈劾聽證會,以及1868年(Androw Jackson)的彈劾都只有文字記錄。到1974年1月,國會彈劾(Richard Nixon)時,首次在主要電視轉播,1998年彈劾(Bill Clinton)在當年12月19日轉播引大批人收看。 川普的彈劾聽證會電視轉播,全美數以千萬計的民衆放下手頭的工作,透過各種屏幕收看過程,但我們必須強調,大家也許會認為川普有失當的地方,不見得認為他有罪必須下台。至於會不會影響他的連任?我們覺得影響不大。 […]

為響應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在全球成立急難救助協會,紐約水牛城地區僑胞11月13日在僑務委員會委員長吳新興見證下,正式成立「水牛城急難救助協會」,為全球第84個急難救助協會,由謝中朝醫師擔任創會會長,結合水牛城地區僑界力量,形成保護旅外國人的安全網。 紐約水牛城地區鄰近Niagara瀑布等景點,吸引眾多觀光客前往遊覽,也有水牛城大學等知名學府,每年均有不少臺灣流學生前來就讀。吳新興指出,由於近年來臺灣到海外旅遊、讀書、就業等的人數日漸增多,遇有急難救助事故之時,除了政府單位提供協助之外,許多情況會需要僑界力量一起幫忙,因此他上任之後,發起在全球各大城市成立急難救助協會,遇有相關事件時僑胞即可就近提供協助,也讓旅外民眾能感受到各地僑胞的溫情。 隨後吳新興並主持水牛城地區僑務諮詢座談會,與鄉親相互交流,瞭解僑胞需求;現場紐約華僑文教服務中心主任黃正杰亦藉機服務僑胞申辦僑胞卡及加入僑務電子報Line帳號,讓僑胞可隨時第一手掌握得知僑委會相關活動訊息。

知己知彼 今年美國副總統彭斯對中國發表既定的評論前,不少人都給予大量的關注,尤其是去年彭斯的評論相當的尖銳,今年以來美中在貿易衝突上不斷的加深誤解,因此有預測在措詞上,有可能比去年更激烈。事實上由於美國國內的壓力不小,來自於政治上的,川普總統正面臨競選連任及不按牌理出牌行事作風,無形中帶來的衝擊,他必須減低與中國的貿易衝突,至少於此時此刻,從經濟層面上帶來利多,會緩和情勢的逆轉直下。 我們也看到,彭斯一如既往的批評中國,但到了下半段的時候語氣轉為溫和,特別是他引用了一句古代的諺語 (only the present, but heaven sees the future),指美方寄希望與中國共同創造繁榮和平。話說在東漢靈帝時,有一懷才不遇的秀才司馬貎,有天夢到自己到了陰曹地府找閻王爺理論,駡老天待他不公,結果閻王爺不愠不火回答說:「天道報應、或遲或早、若明若暗、人見目前、天見久遠。」 司馬貌的故事,有點天馬行空,但記載於明代馮夢龍小說「喻世明言」,書中警世之用意甚深,人每不能測天,致汝紛紛議論,皆由淺見導識之故也。我們感到訝異的是,都說白宮內部有華文通,卻連「喻世言明」這麼冷門的典故都能通曉,且把它摘段應用在對外的宣告之上,實不能小覻美國政府內部,文瞻的博學多才。 這也加強了我們再三的提醒週邊的朋友,不要以為使用華語,就沒有人知道你在做些什麼?當沒有人注意你的時候,也許還可忽悠過去,一旦有人想了解你時,不論你用任何稀奇古怪的文字,都瞞不了任何注意你的人。今天的美國,特別是在美中關係非常微妙之際,為了避免給個人增添煩惱,先定位好自己的位置,不做任何超出範圍的事,才能夠心無罣礙的繼續你人生的旅程。因此;凡事三思而後行,想好未來的何去何從?肯定能紓緩莫名奇妙的思緒,讓生活享有恬靜。 從主流媒體的報導中,我們發現光涉及知識產權盜竊的案件,今年以來就有180宗左右,其中含多家知名醫學院在內的全美71家學術研究機構,而且幾乎都涉及華裔科學家,有的早已入籍為公民,FBI的調查人員,把事件歸之為中國竊取生物醫學機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院外項目副主任(Michael Lauer)表示,這已經衝擊生物醫學研究的各個學科。(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首席科學主任(Ross McKinney Jr.)更表示,凡有重要研究項目的醫學院,近乎一半會出現這種現象。 當然,從主觀意識型態上而言,由於美國的科研體系比較開放,而且中國來的研究生比較上對薪酬要求低於主流社會的人,同時也比他們耐心、耐勞,現在因美中關係趨於緊張,容易被懷疑為替中國做大規模的經濟間諜滲透。(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院長(Peter Pisters)承認,其中有一名科學家在電郵中表示,正研究如何把具備專利的冷東DNA試管帶上飛機,交給中國的同事。還有一名科學家向北京提供研究和數據,以換取中國「千人計劃」,每年收取7.5萬美元的額外收入。 我們必須強調這些被發現的郵件往來,均是用中文撰寫,然而並不因此享有「免疫」功能。所幸這些案件都不涉及軍事機密,沒有所謂的「國安問題」,而是有關科研的理念、設計、設備、數據和方法等,遭查的研究人員都在美領取美國政府資助,然後設立研究項目,卻又在中國申請專利。從我們了解的案子中,涉案者若不是角色錯亂,就是「貪」字使他們涉及法律問題,較耐人尋味的是,東窗事發後,他們又很容易以「種族歧視」來做為申辯的工具。 為什麼這二年我們常鼓勵國內來的人學成以後歸國效力,一則是讓自己心無旁騖的將所學,回國後好好繼續研究,再者也可避免給華人社區帶來二度傷害。或許有人會認為,細微的事件華人社區有足夠的逆向力量抗衡,重點是在日後,每個人仍然選擇要留在美國,集體無厘頭的抗衡,反而推進了建立不易華人社區的功能造成不安,影響到在美第二代華人的生存環境。 另一項殘害華人社區至深的是投資移民,矽谷女商人(Bethany Liou)在2016年收取投資款項時向投資人宣稱,投資的資金會注入(Cupertino Fund),然後放到當地的住宅、商業和酒店綜合開發項目,然而款項從未滙給相關項目的開發商,反而流入了(Bethany Liou)的戶口。當她被指控詐騙及挪用(EB-5)投資計劃款項時,她與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達成和解協議,同意支付5000萬美元賠償。此案結果已算是好的,一般而言,投資者都會血本無歸。(EB-5在未完成是介於無與有之間,等待期間既不像無那樣空,也不像有那樣滿,反而把夢築在聽天由命的領域中。) 11月5日紐約皇后區檢察官舉行投票,到了晚上開票的時候,民主黨候選人現任區長(Melinda Katz)以75.1%得票率大勝共和黨的候選人(Joe Murray),順利當選(DA)將於明年走馬上任。現年53歲的Melinda在皇后區的(Forost Hills)長大,擁有法學院博士學位,自2013年當選皇后區長以來,一直與華人社區互動良好,也對少數族裔的文化較為尊重。 贏得選舉當夜,有媒體記者說:「她的當選有你們不少的助力,可有考慮她的主張與華人保守的想法有差距?」坦白說,我們助力的部份是在民主黨的初選中,因為當時極端左傾的另一候選人聲勢浩大,但該候選人主張地鐵逃票屬輕罪,強調警察不能抓人,使我們必須極力保住Melinda,雖然了解她也支持司法改革及大麻合法化。(加州與紐約州,自由主義的思想非常澎湃,特別是大麻的問題上,但Melianda不像另一候選人那麼極端。) 在紐約,特別是地方的選舉,黨部提名在初選中不一定能勝選,可是贏得民主黨的初選,候選人若不出什麼意外,都比較容易獲得勝選。此次DA的選舉,共和黨的候選人(Joe Murray)的主張與保守華人的想法比較接近,卻不見其到華人社區來做廣泛的宣傳。再者華人的選票不夠多,在黨內初選還能起到作用,到了大選根本沒有人太在意華人的選票,況且,皇后區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相較,人數是6:1。 大選前,Meliada一再的到華人社區來拜票,選前又請求華人造勢,我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的伸出橄欖枝,至少也可以顯示華人「舉足輕重」的地位。最最重要的是,選戰猶如打戰,結果就是必須能贏,否則打再多高空也是枉然。我們期待的是,在自由主義充斥下的司法改革中,萬一與華人有抵觸時,相對熟悉華人的政客,能從文化中多理解華人一點。(華人要能知己知彼,方能立於不敗之地,任何消極的抵抗或吶喊,只會成為「義和團」的現代版。)  這是個什麼世界? 知名美國摩門教家族(LeBoron)的成員,4日在墨西哥北部開車欲前往婚禮途中遭槍手伏擊,至少有9人遇害,包括3名女子和6名兒童,另有6名孩子受傷,死者均為美國籍,居於墨西哥北部。這起攻擊事件地點在墨西哥(Chihuabua)與(Sonora)兩個州交界處的(Rancho de la Mora)地區,當地因毒販和土匪橫行而惡名昭彰。(LeBaron一家人在1940年代移居美國,信奉摩門教基本教義派,由於美國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摩門教掃除一夫多妻的教義,憤而搬至美墨邊境、持有美墨雙重國籍。) 總統川普事後表示,墨西哥總統把打擊毒販集團列為重大議題,但是這些集團龐大又有勢力,有時需要一隻軍隊才能擊敗他們。川普說:「是時候了,墨西哥應該在美國協助下對販毒集團開戰,讓他們從地表上消失。我們只等貴國新總統來一通電話。」墨國總統先對川普表示感謝,但他必須考慮美國如何提供協助,並確保尊重我們的主權,因此;可能暫時不需要外國插手處理這類案件。 目前對發生連幼童都不放過的殘暴事件,各方面有很多傳說,有的說是誤殺,有的說是(LeBaron)家族與販毒集團有恩怨情仇,是一種報復行為,不論何者為真?這種毫無人性的對婦孺下手,都不該被容忍,況且這個家族篤信宗教,很難讓人相信,有什麼與販毒集團產生仇恨的理由。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一名7個月大的女嬰被家人藏於汽車後座,在歹徒亂槍掃射之下,竟躲過了密集子彈射擊,案發11個小時後,被搜救人員尋回且奇蹟生還。 墨西哥毒販組織是連市長都敢殺的猖狂,眼中除了金錢利益,根本無視法律的存在。有人曾說這些挺而走險的黑幫份子,都是來自於被欺壓的低下階層,究竟是為世所逼,還是利益逼他們自我成魔?不值得去研究,至少我們看到的是,為了金錢,他們幾乎是容不下任何人,不斷地把悲痛帶給他人,壞人當道作威作福,是另一個問題,把世人的視覺帶入了黑暗世界,才是不可原諒的事情。 面對世間的千變萬化,我們非常清礎,情勢不可能逆轉,面對喪心病狂的事件,也許大家應該努力不使負面情緒擴散。在阿肯色州有一23歲女子(Chastity Patterson)日前在她的臉書上分享,過去四年她每天都在手機傳訊息給已離世的父親分享生活,沒想到,近日竟得到回覆,讓她感動分享訊息內容。她也描述每天傳短訊給父親,讓他知道她如:完成大學、戰勝癌症、失去了友誼、遭男友背叛等。 […]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