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StockNY brought the first Trump parade to NYC’s Hudson River called “TrumpStock” to support President Trump in his home state this Sunday. They all meet east of the Statue of Liberty at 11am. At 12pm, the Trump Parade started off with 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over VHF CH 82. They […]

隨着武漢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範圍內迅速蔓延,各國相繼出現了防疫用品供應吃緊甚至缺貨的情況。與此同時,網絡上各種抗疫偏方與謠言滿天飛。有英國媒體梳理羅列出了最近出現的6大假消息,告誡民眾不要上當,因為這些錯誤的方法不但無助於對抗新冠病毒,往往還會帶來各種副作用,對公眾造成危害。 英國BBC近日在有關武漢新冠病毒的報導中,列出了一下幾個在國際流傳比較廣泛的假消息,呼籲公眾勿要被欺騙。 第一個假消息:臉書上盛傳「吃大蒜可以防止感染武漢肺炎」。有消息指一名婦女因狂吃1.5公斤的生蒜而導致喉嚨嚴重發炎,不得不到醫院去求治。 對此,世界衞生組織(WHO)強調,大蒜雖然具有抗菌特性,至今卻尚未有證據顯示吃大蒜可以保護人體免受新型冠狀病毒入侵。雖然合理的膳食和生活習慣有助於保持人體健康,但目前醫學界尚未發現有任何食物可以直接抵抗武漢肺炎的傳染。 第二個假消息:有推廣礦物溶液MMS的人在推特聲稱,MMS不僅是癌細胞殺手,而且「服用神奇礦物溶液(MMS)可清除新型冠狀病毒」。 對此,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警告說,至今尚未有任何研究證實MMS可以安全且有效地治療疾病。而且MMS裡添加了二氧化氯(漂白水成分),飲用後會引起噁心、嘔吐、腹瀉和嚴重脫水的症狀。 第三個假消息:意大利流傳的「自製乾洗手凝膠」。作為新冠病毒傳染重災區,意大利的消毒類產品吃緊,擔心買不到消毒產品的人們開始相互流產各種自製乾洗手的配方。但醫務人員告誡,這些民間自製的配方所採用的消毒劑其實適合用於清潔物體表面,最好不要在皮膚上使用。 英國倫敦衞生與熱帶醫學院教授布盧姆菲爾德(Sally Bloomfield)就公開表示,她不相信民眾可以在家自製產品來消毒雙手。 第四個假消息:網傳「飲用銀離子水(Colloidal Silver,又稱膠體銀)可在12小時內殺死部分冠狀病毒株」。傳播這個謠言的人聲稱,銀離子水可以治療各種健康狀況並有助於免疫系統。 但美國衞生當局警告說,網絡宣傳喝下銀離子水的功效並無根據,而且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副作用,包括損害腎臟、癲癇發作,甚至導致會患有使皮膚變藍的銀屑病等等。 第五個假消息:臉書上盛傳「每隔15分鐘就喝水」可以抵抗新冠病毒感染。該假消息引用了1名日本醫生的說法稱,每隔15分鐘喝水就能沖洗掉進入口腔的病毒。但其實新冠病毒的傳播常常是通過呼吸系統傳播,即使有病毒藉由口腔進入人體的病例,僅僅靠持續喝水也無法避免被感染。 第六個假消息:多個國家的網絡社交媒體上流傳着「處在較熱的環境、不要吃雪糕」可抵抗新冠病毒的謠言。 對此,病毒專家布盧姆菲爾德表示,試圖讓身體變熱或曬太陽,在對抗新型冠狀病毒方面是完全無效的,因為一旦病毒進入體內,就無法靠外在熱度將其殺死。 布盧姆菲爾德說,攝氏60度以上的溫度可以殺死體外的病毒,因此民眾可以用60度的水來洗滌床單和毛巾,藉此清除上面附着的病毒,但這個溫度並不適合洗澡,那會使人受傷。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程度超乎外界想像。武漢市一名急救中心醫師披露,醫院的隔離設施形同虛設,患者在醫院隔離時交叉感染,感染率驚人。在初期,醫院屍體的數量還處於可處理的範圍,都送殯儀館了。後來屍體劇增,多到直接用貨車拉,但不知拉哪了。 2月3日,武漢市急救中心醫師王波(化名)向《看中國》披露,武漢很多醫院病房的醫療設施完全起不到真正隔離的作用,形同虛設。 有些醫院開放了發熱病房,這些病房甚至沒有進行改造,只是把現有的病人清空後,直接作為發熱病房,這種病房根本不能收治傳染病患者,但是已經收了。 以武漢八院為例,該院不是定點醫院,但已經開放了發熱病房。但完全沒有隔離,病人在裡面可以到處走動,也可以出來,跟普通病房一模一樣。更重要的是,武漢市的街頭也有很多感染肺炎的病人,正在將病毒傳染給健康人。 王波還提到武漢肺炎死亡人數,遠遠高於中共官方的數據。在疫情爆發時,由於醫院不夠,很多病人住不上院死在家裡了。當時醫院的屍體數量,還處於可處理的範圍內,所以都送到殯儀館處理。 但是後來屍體數量暴增,已經無法按照常規處理,所以各個醫院剛剛成立了發熱專科醫院,他們都是用貨車去拖屍體。至於拉到哪裡處理,無從得知。 感染人數非常驚人 在武漢,不僅死亡數據極為恐怖,感染人數也非常驚人。 王波說,目前武漢有大量感染卻沒有被確診的病人,數量大到根本無法統計。在疫情爆發初期,指定第一批發熱醫院後就死了很多人,這些人都沒有被確診。確診病例是指用檢測試劑為病人檢測,如果連續兩次檢測出陽性,即為確診。 他說,由於檢測試劑很長時間沒出來,做CT片顯示白肺的病人,只能被定為疑似病人。輕症病人也沒有被納入被感染的行列中。因此,沒有被確診而死的數量就非常大。 王波還透露,目前很多醫護人員也被感染,造成醫護人員人手嚴重不足。 他了解的武漢市所有醫院醫護人員的感染率大概是10%……有些醫院的醫務人員,1000多個醫護人員有100、200名醫生感染,而有些醫院可能還超過這個數據。 至於沒有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心理狀態則非常沮喪,非常焦慮,體力和精神都處於崩潰的邊緣。 隔離房堪比集中營 而上述信息,媒體之前已經有相關報導,而且嚴重程度超過王波所述。 武漢1月23日突然封城,因醫療資源嚴重匱乏,醫護不堪重負,疑似感染的居民得不到確診與救治,病情加重,處境十分危險。 2月2日,武漢封城進入第10天,雖然官方宣布已派出大批醫護人員支援武漢,但當地大批患者仍面臨救治困難,各大小醫院嚴重飽和,醫院外面排成長隊,前線醫生壓力到了極限,情緒崩潰。 有患者告訴媒體,死人太多了,有的一整天都沒人管,像恐怖電影,病患的隔離房堪比集中營。 據自由亞洲報導,知情人士披露,目前武漢洪山區僅有三個社區隔離點,因為缺乏醫療物資,隔離點的工作人員不敢進病房,更談不上護理和治療。因此,大批被隔離的感染者,除了每天有人將飯放在門口,實際上無人照管,處境十分惡劣。 網上大量視頻顯示,醫院病患死了不許家屬看,直接送火葬場,有病患不堪折磨自殺。 網友透露,一名肺炎男子因為得不到救治,又不想感染家中妻兒,社區醫院相互踢皮球,這位漢子選擇了在武漢武昌最熱鬧的司門口跳橋自殺了。 還一段拍攝於武漢新華醫院現場的視頻顯示,病患死後不能告別,遺體直接火化,視頻中,喊媽媽的聲音帶著撕心裂肺的哭泣,慘絕人寰! 摄于湖北武汉新华医院现场。不能告别,遗体直接火化,喊妈妈的声音带着撕心裂肺的哭泣,惨绝人寰!湖北省及武汉市领导看到不知道是什么想法?如果你们的妈妈死了也这样吗? pic.twitter.com/1LVw4AmUNv — 王美琳 (@CLdQVZJkjDB2aMa) February 2, 2020 同時網上不斷流傳出行人倒地死亡的視頻。同時還有武漢運屍袋告急的海報。有殯葬業人士透露,武昌殯儀館,漢口殯儀館屍體數量暴增,停屍房已經放不下了。 2月1日,名叫「方彬」的武漢網友親自實地探訪武漢第五醫院,看到一輛運屍車上的屍體,五分鐘之內就從3具增加到8具。 他又進入到診室,看到病床上一個病人已經失去生命特徵,床邊病人的兒子也呼吸困難。他出門時問工作人員「裡面還有屍體嗎?」工作人員回答:「還多呢!」 據報,方彬探訪的武漢市第五醫院在此次肺炎疫情中是重災區之一,醫護人員幾乎全部因感染肺炎病毒過世,醫院已經被接管。 1月27日,已經有人披露,用內線電話打給第五醫院的戰友,對方哭吼著告訴他,五醫院兩個科室的醫生護士,三小時內一個沒剩下,全死了。當晚一小時內死了70多個病人。 方彬悲憤地質問,新華社、CCTV、湖北電視台……你們有通行證、防護服、那麼多錢,你們為什麼不去醫院報導真實情況?!

《近取諸身、遠取諸物》 「地球村」這個名詞,拉近了國與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意義似乎是在告訴每一個人,不要在災難現前時,失去「人溺已溺」的同理心,相互支援與提攜乃「共存共榮」的基本要素。倘若從民族的大義上著眼,真要做到「世界大同」,任何人都明白,實行起來就沒有那麼容易,因為文化、宗教、政治觀點上的差異,從底蘊上要融合,恐怕比登天還難,更何況隨著時間的延伸,有的國家會茁壯、有的會勢弱,太多的乾坤轉移未可定數,彼此相互的「尊重」,更重要的是「自重」,就值得深思。 90年代,記得有一次紐約移民局在大廳舉辦「慶祝中國新年」的活動,在活動上移民局提供二張桌子讓我們展現自己文化的特色,坦白說;那個年代華人的實力,並沒有像現在那多彩多姿,二張桌子讓我們最方便想到的是寫毛筆字,來詮釋中華民族之文化。有人問,抒寫的文字真正代表的是什麼?我們當時只能以填空似的回答:「漢學是華人文字的一個啟源,我們是漢民族為主,承先啟後成就了漢文化。」(坦白說,當年我們也只能如此做答。) 「漢學」一詞,至始在南宋已較常見,所指為兩漢時期的學術思想,據我們了解,宋人的漢學多側重於兩漢的「易」學,直到元、明時期,不再囿於易學,而涉及更多「經」學領域。到了清代漢學就有一個變化,發展的概念,其外延往往因時代和士大夫的思想,導致學術差異,從行式上就更加的不同。「毛筆字」在漢學文化上是一個永遠不可取代的象徵,我們一直私下慶幸,在紐約不乏寫的一手好字的人。 過去我們從不反對,來自兩岸三地的華人到美國「淘金」,尤其是辛苦賺到美金匯回去後,可以改善故鄉親人的生活。從2015年之後,特別是這二年,我們就改變了態度,不只一次鼓勵華人回去,或不希望繼續偷渡出來,主要的原因是,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影響力之大,都足以和美國在貿易上抗爭,且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有發語權,如果像南美貧窮國家的人一樣被稱為「難民」,有損自己顏面事小,有損「國格」才事大。 李冬媛(Dong Yuan Li)16日正式在加州中區聯邦法院接受判刑。作為美國史上最大的月子中心案首名認罪的被告,雖然加州檢調單位認為她判刑太輕,只需要入獄10個月,並沒收總額價值100萬美元的房產、存款和汽車,刑滿出獄時會被立刻遣返回中國,本案檢察官(Charles Pell)尊重法官的判決不上訴。 這起案子警方花了5年卧底調查取證審判,才引起主流媒體關注,經由廣泛報導之後,全美才了解不少來自中國的華人婦女,到美國長期待產,只為了生下「美國寶寶」,創造了365行之外的另一行「月子中心」。李冬媛在今年才正式就「串謀移民欺詐和簽證欺詐」認罪,她從2013到2015年在爾灣經營一家名為(You Win USA Vacation Service)的月子中心,幫助境外華人在美國生小孩。(她只是目前認罪判刑確定的一家,其餘仍在官司激辯的業者不少,光被通緝就有16名華人之多。) 我們也注意到了最近(USCIS)頒布新指引,外籍人士申請俗稱「良民證」的良好品行證明時,條件更加嚴苛,美國政府相關部門也解釋,是為了嚴格執行移民條例,確保篩選標準公平一致。具體內容不能被獲得良民證的有:棄保潛逃、銀行詐騙、串謀分銷管制藥物、偽稱擁有美國國籍、偽造記錄、偽造文件、保險詐騙、妨礙司法公正、性侵犯、社安詐騙、非法滋擾他人、非法登記投票、非法投票、違反美國對外禁運令。(仔細了解,其中有幾個項目,是華人極易在不知不覺中觸及的。) 不少華人在公開講話中,非常輕易的說,到美國來做「中國夢」,就曾經有主流社會的人士問:「我們可以說到北京做美國夢嗎?」,美國是一個包容的社會,它除了代表多元文化的熔爐,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而失去自己的本分,成為不知所云的代言者。那天走在路上,有位華人長者攔路對我們說:「杜先生,我只想告訴你,如果有一群人在北京舉一片美國國旗,他們將會被打倒在街邊,你們辛苦了。」(心中很清楚這位長輩的言下之意,雖然苦笑未回答,只能無奈的在心中感激。) 華人在世界舞台上要提升自己的地位,實在有很多的概念,值得我們參考。美國有一位老作家在85歲生日晚宴剛過,在自己睡房自盡辭世,可能是長期受病痛之苦。結果出席生日的家屬不見傷心,各懷鬼胎的想著分配老人留下來的遺產,唯一感到難過的,是服侍老人多年的年輕護士,也顯示一屋子親人,沒有一個是孝順的。律師最後拿出老人遺囑宣讀,結果唯一受惠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心地善良的女護士,獨得老人的大屋,八千萬美元現金、作品版稅等。(這事要放在華人世界,恐怕子孫再壞、再不孝,都會分到老人全部遺產。) 每個民族的特性都有其潛在的文化背景,要真正能改變一個人的氣質,是需要時間的長度和環境的寬度才有可能。有個科學家養了一群狐狸,發現有些狐狸抗拒人,有些較親近人,於是他將溫和的狐狸分出來繁殖下一代,嘗試用這個方法找出容易被人飼養的狐狸。經過一段時間,他發現馴化的狐狸一代接一代之後,真的開始不怕人,甚至可以像竉物般被摸。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可以與人親近的狐狸長相也有所改變,證明牠們的性格和外表是完全成正比的。 俄羅斯的國家體育隊,最近因興奮劑的事情被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制裁,這個舉世聞名的戰鬥民族,什麼都爭,在體育方面更是不擇手段。俄羅斯總統普京回應說:「他們對俄羅斯奧組委有意見嗎?如果沒有,那麼俄羅斯運動員完全可以在國際大賽上升俄羅斯國旗,奏俄羅斯國歌,這是奧林匹克憲章明確規定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做法無論如何都有悖奧林匹克憲章。」 普京還指出,任何懲罰都應針對個人,而不應殃及到整個集體,如果他們決定懲罰整個集體,可能完全出於政治考量。這次俄羅斯被懲罰是因俄羅斯官方用假數據等方法,企圖欺騙奧林匹克委員會所屬的反興奮劑機構,而且不只一次,才有被集體懲罰的惡果。普京主政的俄羅斯,雖然用武力使他們在世界舞台上仍有一席之地,我們想說的是,俄羅斯也面臨過多年經濟困難的窘境,普京在民主進化的過程中排除異己也血淚斑斑,但我們從未聽說俄羅斯人偷渡到別人的國家。 川普總統是個商人總統,畢生經營他扶持的事業王國,「天性傲慢」是他的特徵,凡事都以商貿利益為重,只是現在把「商貿」改成「美國」,卻脫離不了商貿的本質。從民主黨的角度,一定會將他恨之入骨,最近國會不斷的通過一些法案,表面上看似有有利於川普施政,其實就是逼他和中國繼續交惡。然而川普會不會選擇按照路線圖來走?若他是傳統的官僚體系,一定會也必須,可惜他是商人,不會把「利益」的觀念輕易放棄。在這種情況下,不只是生活在美的華人要慎思,想盡辦法再要來美的國內華人更要三思。 《彈劾戲碼正式上演》 國會衆議院18日晚舉行歷史性投票,按黨派界線先後通過了兩項對總統川普的彈劾條款,經過12個小時的馬拉松式辯論後,先後表決兩項條款。第一項指控川普濫用總統權力的條款,以230票贊成對197票反對過關。第二項指川普阻礙國會調查的條款,則以229票贊成對198票反對過關。這一結果也意味著川普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位正式遭到彈劾的在任總統。 衆議長佩洛西在投票之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今天對憲法來說是偉大的一天,但對美國而言則是悲哀的一天」。白宮也不甘示弱在第一時間回應稱,「這是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可恥的政治事件」。18日投票當天兩黨展開激烈的辯論,民主黨重複調查至今發現的理據,共和黨也以獵巫、騙局等沿用多時的措辭批評對方,代表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國會議員(Pebbie Lesko)形容,這是她一生中所見最不公平、最政治偏袒、最扭曲的政治審訊。 坦白說,我們和所有美國人一樣,早已不耐煩,兩黨議員在沒有提出新的證據或論點下,你來我往永不止息的唇槍舌戰,樂得見到反正縮頭與出頭都需挨一刀的結果。川普總統的烏克蘭電話門,存有爭議性是事實,有沒有觸法到必須加以「彈劾」的嚴重地步?恐怕要見人見智。衆議院的激進派議員,早已把出自藍州民主黨中的資深國會議員逼上梁山,尤其是加州與紐約,大家為了連任,也只能跟著硬幹到底。 老謀深算的衆議長佩洛西從競選議長前後就身受年輕自由派的威脅,今年以來一直不願輕言彈劾川普的她,不管她願不願意,烏克蘭電話門的劍,在白宮與國會高來高去不可收拾之下,都把佩洛西逼成為第三次彈劾總統的主角。佩洛西一直不願讓黨內祭出彈劾大旗,原因是她了解過程中的政治變數錯綜複離,稍微失算的話會引起選民反彈,2020的總統大選不只是會保送川普總統連任,也可能使民主黨再度丟掉衆院多數黨的席位。 民主黨新科的衆議員(Rashida Tlaib)也因為佩洛西對彈劾案的不夠激進,上任首天即大駡髒話,佩洛西更刻意避重就輕地把話題只轉到該議員駡髒話的部份。「通烏門」不斷上演「項莊舞劍」的羅生門,引爆衝擊之後勢不可擋。佩洛西也只好立即投入調查的行列,衆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紐約的國會議員(Jerrold Nadler)因辯論彈劾條款超時決定押後投票時,都有詢問佩洛西的意見,畢竟他也是老將。 衆院的樣版戲剛落幕,參議院的蓄勢待發戲碼早已上演,民主黨籍紐約州出身的少數黨領袖(Chuck Schumer)15日發給多數黨領袖共和黨參議員(Mitch McConnell)致函,詳細介紹明年1月彈劾審訊中,民主黨人希望看到的證人和時間表,其中有一段說:「在克林頓總統的彈劾審訊中,衆議院的監察人也獲准傳召證人,參議院因此應聽取證人的證詞」。(美國很多的法律訴訟中,都可以引用先例來做為依據。) (Chuck Schumer)的建議中,包括由高院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主持參議院的審訊,傳召前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及白宮代理幕僚長(Mich Mulvaney)還有他的高級顧問(Robert Blair),主管國安計劃的助理官員(Michael Paffey),認為此4人都了解政府延遲向烏克蘭提供軍費的決定。(Chuck信中所提的理由與條件,表面四平八穩,其實招招見血封喉,呈現想要找到更有利於彈劾的證據,反而突顯是最毒的政治手腕,姜真的是老的辣。) 可是19日當多數黨與少數黨領袖在參議院會面,討論總統彈劾審訊事宜時,兩人除了互嗆外,不出所料完全沒有共識。據媒體報導,二人只見面20分鐘,事後(Mitch McConnell)坦言情況很拉鋸,他表示參院在1月3日復會,但6日前不會舉行彈劾表決,在這種沒有共識的情況下,馬上進入聖誕與新年假期,不會有任何突破。 然而參院兩個大領袖掙的面紅耳赤根本是多餘,佩洛西在同一時間已對外聲明,彈劾案雖投票通過,她並不急於將該案移交參院,且考慮把起訴書推遲轉交參院,直到她看到參院計劃公正主持審判。佩洛西此舉是為了逼共和黨人允許傳召新的證人作證,以求獲得新的證據。(佩洛西的高明就在於此,這也顯示衆院在表決彈劾案時,有操之過急之嫌。) 果不其然,參院多數黨領袖拒絕傳召新證人,就依衆院通過的內容,盡其所能和白宮合作,快速讓川普脫罪。他並指出佩洛西扣押起訴書存在風險,反映出彈劾案缺乏強而有力的證據,相當於民主黨人在與川普對峙中先眨了眼。「控官在全國人民面前沒有了信心,揣度是否想要送交審判。」(華人有句俗語叫「歹戲拖棚」,正是現在彈劾案的最佳寫照。) 《美中貿易衝突露現曙光》 美國財長19日說,美國與中國將在2020年1月簽署雙方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表示這份協議已徹底完成,目前只是在進行技術性「修飾」。中國商務部也表示,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美方將履行部分取消對華產品擬加徵和已加徵關稅的相關承諾,雙邊經貿易團隊正在就協議簽署等後續工作密切溝通。 我們也替華人社區鬆一口氣,大家可以繼續在生活中努力奮鬥,講現實一點,如何過好往後的日子,吹響「明天會更好」的號角,對華人社區而言才是正道。 關於作者 杜彼得,自由作家、資深媒體人、節目主持人、紐約華人社區僑領、紐約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總幹事。 NOTE: […]

週三, 美國總統川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聯邦參議員魯比奧、本卡登、參院「外委會」主席「里契」、還有副主席「梅南德茲」,都發表聲明,表示讚許。 11月27日,白宮發表的川普總統聲明中寫道: 我今天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為法律。這個法案再度確認並修改了1992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我出於對習主席和香港人民的尊重簽署了這個法案。我們希望中國領導人和香港能夠很好的處理他們的分歧,並為大家都帶來長期的和平和繁榮。 Senator Marco Rubio applauds @POTUS for signing his #HongKongHumanRightsandDemocracyAct. Statement ⬇️ pic.twitter.com/AfhmBnQNX3 — Senator Rubio Press (@SenRubioPress) November 27, 2019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上週獲得美國聯邦參眾兩院壓倒性通過,要求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依中國政府侵蝕香港基本法所保障之公民權益、法治和自治程度,評估是否繼續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特別待遇地位,並要求美國總統制裁香港侵害人權人士。 川普總統同時還簽署了《保護香港法案》。這部法案禁止向香港警方出口美國製造的防暴武器裝備。  

《退伍軍人節的沉思》 「退伍軍人」的概念在不同的國度裡,可能在意義上的解釋,會有一定差距。過去在台灣,除非你身體上有缺陷,否則每個人必須服完二年或三年義務兵役後,方能離台出國。但若沒有出國,就是退伍軍人,時不時仍要接受軍方的「教育召集」訓練,故簡稱為「後備軍人」。美國會比較盛大的慶祝退伍軍人節,是因為二戰後國家長期以來都面臨大大小小的戰爭,其中以韓戰、越戰打的最久,且不少美國大兵葬身在異國他鄉。 今年的慶祝退伍軍人節,個人並不像往年喜看遊行報導,主要是一方面觀看學習,主流社會在遊行組合的優缺點,再者看熱鬧中也可細看政客在隊伍上的表情,以研究他們的內心取向。雙11正好是簡老師的生日,我們習慣當天在蛋糕點上爉燭緬懷,父女二人表示對她的感謝。今年隨著圓緣的出嫁,大叔內心感覺是有變化的,雖說過往的回憶,活著的歲月仍要繼續,但就好像秋葉片片落下了,明春又會恢復原貌,人的心情飄零了,「感恩的心」繾綣情深。 時光滴答地流逝了,年長的人開始懂了,任一首情歌都會有結尾收音的時候,枕肩懸空的位置令人更加成熟,掌紋的感情斑駁了,人卻沒有權力疲倦或迷惘,因為對自己的下一代及族裔,都必須繼續扛起多年的責任,你責無旁貸的把感情關注現在環境的千變萬化。凝視著若芬遺像前爉燭的熄滅,心底默默的相約,希望明年能夠繼續! 《柏林圍牆》 曾分隔東西德的柏林圍牆,在30年前的11月9日倒塌,東西德統一後在生活上並未真正一統,差異的水平仍未消弭,追根究底是分隔那麼多年,德國人到現在仍以「Ossi」和「Wessi」來分別居民,可見腦海中的心牆未散。為了平衡差異,統一後的德國政府一直要求人民繳「團給互助稅」,據了解累計已達數千億歐元之譜。不少西德城市居民,感到一些基礎建設多年失修,沒有理由東德城市繼續得到重建資助,因為它不公平。 我們也看到德國前500大的企業,有464家的總部是設在西部,比例高達93%。因此,以正常的生產力而言,東部企業的生產力落後西部,也造成薪資水平,東面的人只佔全國人均的80%,且缺工的問題嚴重。估計有200萬東德人移居至西部,令人驚訝的是,當中竟有三分之二是女性,如今東部總體人口而言,年齡較大、較貧窮、且男性居多。 德國總理默克爾9日在位於柏林圍牆遺址慶祝儀式上,在和解教堂發表演說,呼籲歐洲共同「維護民主和自由」。她說,柏林圍牆被推倒已載入史冊,這個歷史事件「教導我們沒有任何一堵牆可以將人們拒於門外或限制自由的高牆可以打不破」。(我們想說的是,默克爾的理念,使她帶領歐盟對「難民」開了大門,導致歐盟各國受了內傷而分裂。今年很多國家元首沒有出席紀念會,不知道默克爾可有感覺?)  《美國正自築「柏林圍牆」》 歐巴馬政府上任的前四年,共和黨產生了極右派的「Tea Party」簡稱橘黨,由佩林主導反歐巴馬的趨勢,並杯葛共和黨內的溫和派,跟今天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如出一轍,沒有太大分辨的空間。我們猶記得,甚至到了第二個任期初,現在的美國總統川普,仍在質疑歐巴馬的出生地,當年我們曾在撰文中,駡川普像「瘋子」,事隔多年,他已成為了美國總統。 可惜,歐巴馬在後期的確越走越偏,第一任期以「量化寬鬆」來幫助弱勢群體,目的是為了刺激消費、減低金融海嘯的沖擊,是完全可以被理解。到了第二任期,以行政命令簽署「DACA」接受難民,更不惜在警民衝突問題上,選擇性的發言,失去了全民總統的位階,使整個美國社會產生不安的情緒,委實令許多人感到憂心。加上歐巴馬後來在國防、外交上的失策,「物極必反」這也是為什麼2016年,我們大瞻預測川普會成為總統的主要原因。 這些年,為了「存仁社區論壇」,我們發了20年時間接收廣泛的資訊,不斷地加以分析和探討,而且很少用「大概」的觀念,原因就出在;用大概就不會細緻地分析和清楚的去瞭解,任何結論都將是「模棱兩可」,說了等於白說。為了要使自己能有長進,我們喜歡找主流社會非亞裔的民代聊天,在溝通時,會聚精會神聆聽他們說話的內容和意圖,甚至仔細觀察他們使用的語言和語氣的態度,然後再冷靜放慢自己的腦袋,重新排列組合,想清楚了再動筆。 川普政府的上台到現在為止,是完全與歐巴馬的施政,做了180度的轉變,肯定會使整個社會出現緊張的態勢,就是沒有人去想到,「民心思變」其實這也是川普被選上台最大的原因。但川普的行事風格又太極端,使不少人在傳統的考量上產生極大的「不適應」,瘋狂的極左派,找到了疾呼的空間,一波又一波的「瘋狗浪」急湧而至。含華人在內,理性的美國人心中感到徬徨,美國人在心中逐漸地築起了「柏林圍牆」,莫名奇妙到,在社交網站上,竟有人用不與「川粉」交往的要求。 來美國大半生,我們算是開了眼界了,從民主政治的角度,通常留給選民與社會的,都是選擇性的考題,因此往往在答案中,會出現百分比呈小數點的差距,畢竟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不盡相同。可是現在的社會氣氛是,凡事都以是非題來分解,什麼彈性、理性、蹉商、整合的空間全方位消失,逼著每一個人選邊站,反正非友即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太悲切了! 《共和黨內部矛盾待整合》 講到共和黨內部矛盾的起因,坦白說,川普總統要負一半的責任,2016年總統大選的時候,就不斷有耳語傳出,共和黨黨內的精英派,根本把川普當公子哥兒似的狂人看待,認為只要當選以後架空他,讓川普做一名虛位的總統就好。記得我們曾經撰文認為,以過去的歷史來看,川普不可能任憑精英派擺佈,而且會變本加厲的反其道而行,逼著他們與他妥協,最好是聽話。由於受到通俄門調查的影響,上台一年後,川普百分之百主導的政治遊戲規則,矛盾才正式浮上檯面。 不甘示弱的共和黨精英派,開始在私下集結,上演了數段不成功的串聯逼宮戲碼,但他們忽略了一點,川普能掌控川普王國,且數次從破產中起死回生,他的手腕和厚顏,絕非學院派的人可相比擬,課本上根本沒有這樣的教材。未來和現在的最大區分之所以不大,原因就出在「現在」也是未來,在政治的領域上更是如此,想像的空間你只能保留給自己,不能用在像川普這種性格的人身上。 最近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Nikki Haley)在12日出版了一本回憶錄(With All Due Respect),書中特別提到前美國國務卿(Rex Tillerson)及白宮幕僚長(John Kelly)秘密接觸她。在一次閉門會議上告訴她,他們正在致力拯救國家,並要她加入他們的行列,在他們認為川普處理不當的問題上與他對著幹。Haley在書中表示,這一要求令她「驚訝」,並認為他們二人的舉動,只是要將自己的理念注入到川普的政策中。 (Nikki Haley)在CBS播出的訪談中,告訴主持人(Norah O’Donnell),她認為前國務卿與白宮幕僚長「不應該那樣談論總統,不能要求我加入他們非正道的計劃。他們應該做的是,去告訴總統你的不同意見,如果你不喜歡總統做的事情,就可以辭職,要損害一位總統確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那違反憲法與美國民衆的要求背道而馳,是冒犯之行為。」在訪談中她也提到,衆院發起的彈劾調查,相當於判「死刑」,她不認為川普該受此待遇。 川普政府的前國安顧問(John Bolton)最近再次批評總統川普,因為個人利益罔顧國安福祉,以至於美國對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受此左右。這位美國強硬的鷹派代表,曾經受到川普的重用,結果卻因為土耳其總統下令向俄羅斯購買導彈後,連國會兩黨均強烈支持制裁土耳其,川普卻一反常態極力反對。Bolton私下猜測,當中可能涉及川普的個人或商業因素。(最後導致他離開川普政府的另一項因素是,川普對阿富汗塔利班的態度。) 從以上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川普在短短近三年的時間中,他身邊的重臣紛紛展現不忠於他或難以苟同他的尷尬,的確說明了川普在行事作風上一如既往強硬的態度受到考驗。不過;我們從職場上的角度來看,人的一生都在尋找一個理想的工作,從工作上對未來有憧憬是目標,希望得到成就是心願。然而在一個世界最強國家工作,首先就必須考慮是官與僚的區分,對現實的屈服與束縛是自然,否則就違背了職業道德。 《彈劾案正式啟動》 總統與國會鬥爭,是自美國建國以來一直存在的遊戲,爭的不是別的,就是權力與話事權的地位。因此,川普總統不是空前,也不可能是絕後,認真探討你會發現,美國先人在制憲之初,就為這種鬥爭式的平衡埋下伏筆,目的是,美國政府治理的制衡既脆弱又持久,並且可以在經過危機後重新調整。最重要的是,「彈劾」是國會被允許擁有的武器,從過程中國會可以成為推動國會和白宮成為同等地位的步驟。 我們很仔細的觀察了第一次國會衆議院舉行的聽證會,美國駐烏克蘭臨時大使(William Taylor)的談話,他說他的一名助手聽到川普和另一位大使通話期間提及「調查」一事。最近他的職員告訴他,他們在7月25日川普與烏克蘭新總統通話的第二天,在一家餐館聽到駐歐盟的大使 (Gordon Sandland) 與川普的通電話,Sandland告訴川普,烏克蘭準備啟動調查。 另外一位出席當天聽證會的還有副助理國務卿(George Kent),他的說法與白宮提出的對前副總統的嚴重關切截然相反,稱他從未聽說有任何美國官員試圖保護一家烏克蘭公司逃避調查。Kent承認,他本人曾在2015年就拜登的兒子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arisma)擔任董事表示關注。他也表示:「我認為美國不應要求其他國對當權者的對手進行選擇性的檢控,因為它違反了法律規定」。 Kent的證詞才真的是切中要害,主要的原因就出在,被調查的對象是拜登的兒子,而拜登一直是川普連任潛在的最大威脅。另外一個匪夷所思的重點是,川普為什麼會親自打電話給一個新上任的烏克蘭總統?這件事在操作上完全可以透過其他管道由幕僚執行即可,由此可見,川普的隨性,有可能誠如外界所描述的,往往不去顧及法律的責任問題。所以不論烏克蘭引發的彈劾案能不能成功,衆議長佩落西都已抓到重點成功羞辱了總統,她真的是一個可敬的政壇老將。 由川普總統直接提名任命的情報部門總監察長(Michael Aekinson),在收到吹哨人的「通烏門」投訴,並沒有告訴川普,直接把投訴轉給國會,才引起此次的軒然大波。川普不明白自己在2017年欽點上任的Aekinson,為何沒有盡力護主,反而認為可信又直接舉報,這些矛盾在最近幾星期有惡化的趨勢,川普公開質疑此君的操守,也引發外界開始揣測川普會不會有換人的疑慮。有消息人士稱,川普只是宣洩不滿,並非認真考慮換人。(我們認為,川普應該認真考慮的是,自己的行事風格。) 我們認為川普若能以好的角度去看「通烏門電話」的事情,他應該能理解Aekinson是情報部門總監,不是川普集團的家臣,他必須對美國法律負責任。若川普完全從個人角度去看待此事,今後不可能會對自己行事作風有改變,那麼將來他要恨的人將更多。任何彈劾聽證會,都是民主的良性隧道,也許會因意外而塞車,但大家追求的目標都是一樣,講究證據的社會,任何人都不應該阻撓或干預,否則就是破壞民主,總統也不例外。 所幸的是,即使川普被彈劾,2020年他仍能代表共和黨再競選,除非彈劾成功被免職,但自美國有歷史以來,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此次國會彈劾聽證,是有史以來的第5次,也是第3次通過電視廣播過程。19世紀兩次彈劾,即1860年(James Buchanan)的4個月彈劾聽證會,以及1868年(Androw Jackson)的彈劾都只有文字記錄。到1974年1月,國會彈劾(Richard Nixon)時,首次在主要電視轉播,1998年彈劾(Bill Clinton)在當年12月19日轉播引大批人收看。 川普的彈劾聽證會電視轉播,全美數以千萬計的民衆放下手頭的工作,透過各種屏幕收看過程,但我們必須強調,大家也許會認為川普有失當的地方,不見得認為他有罪必須下台。至於會不會影響他的連任?我們覺得影響不大。 […]

為響應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在全球成立急難救助協會,紐約水牛城地區僑胞11月13日在僑務委員會委員長吳新興見證下,正式成立「水牛城急難救助協會」,為全球第84個急難救助協會,由謝中朝醫師擔任創會會長,結合水牛城地區僑界力量,形成保護旅外國人的安全網。 紐約水牛城地區鄰近Niagara瀑布等景點,吸引眾多觀光客前往遊覽,也有水牛城大學等知名學府,每年均有不少臺灣流學生前來就讀。吳新興指出,由於近年來臺灣到海外旅遊、讀書、就業等的人數日漸增多,遇有急難救助事故之時,除了政府單位提供協助之外,許多情況會需要僑界力量一起幫忙,因此他上任之後,發起在全球各大城市成立急難救助協會,遇有相關事件時僑胞即可就近提供協助,也讓旅外民眾能感受到各地僑胞的溫情。 隨後吳新興並主持水牛城地區僑務諮詢座談會,與鄉親相互交流,瞭解僑胞需求;現場紐約華僑文教服務中心主任黃正杰亦藉機服務僑胞申辦僑胞卡及加入僑務電子報Line帳號,讓僑胞可隨時第一手掌握得知僑委會相關活動訊息。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