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淵詩歌:黃月亮

無論是十五還是初一
她都過於蒼白
收斂到內心最深處
她推說這是一種簡單
可今晚這個時候
她有點瘋狂
太陽在西邊還掛著
攪亂了雲彩
她已經在東面屋脊上
毫無顧忌
赤裸裸地黃
假如沒有她的驚艷
她砸下來一般的貼近
我怎麼知道天有多高
我怎麼知道那喇喇的黃
就是純金

圖/木易石;文/海淵

About Aric Chen (35 Articles)
Founder/Chairman of the Board/Editor in chief at www.MediaToShare.info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