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講壇】杜彼得:紐約驚爆恐襲 美國人被迫學會「苦中做樂」

紐約驚爆恐襲 美國人被迫學會「苦中做樂」
杜彼得

《前言》

人在生活的過程中,難免會有敵人,或者說,與自己意見與想法不合的人,那麼國與國或民族與民族之間,當然也不能倖免,也許它是「哲理」,但又何嚐不是「命運」。很多國家之間開戰成為世仇,都是因為隔鄰或者是彼此在接觸之後,因為含宗教信仰在內的各式各樣理由,因矛盾而產生不高興、不接受、不能理解。

可是如果你仔細去推敲,有些糾紛與衝突,是完全可以避免,且可以不必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其中的緣由固然可以說是為了「利益」,我們看到的卻是「人為的因素」,因為往往戰爭的代價是超過所謂的「利益」太多。

過去,我們看到加拿大和丹麥,因為有個叫做「漢斯島」的位置是處於兩國之間,雙方都認為那個島是屬於自己的,也使兩國一直為此而爭拗不休,卻永遠沒有結果。於是加拿大的軍隊會定期走到島上去移走丹麥的國旗,並留下一支加拿大的威士忌,而丹麥的軍隊又會定時回到島上去移走加拿大的國旗和威士忌,然後插上自己的國旗以及留下一支丹麥酒。好多年我們都一直認為,這兩國為什麼如此的愚蠢,但是看到這些年世界產生的許多仇恨與戰爭,我們反而覺得,這兩國怎麼如此的「愛好和平」又可愛。

《恐怖威脅從未遠離美國》

美國17日先後發生了3起襲擊事件,讓所有人都緊張不安。在造成29人受傷的紐約曼哈頓爆炸中,警方在爆炸地點附近發現了第二枚未引爆的炸彈。警方也因為這個未爆彈找到了指紋,並通過指紋線索鎖定了嫌犯是28歲的拉哈米。18日晚上,警方在新澤西州伊麗莎白車站發現了5枚炸彈,而它們是用高壓鍋做成,與3年前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如此出一轍。有一退休的老師在聽到紐約爆炸案的第一反應是:「又爆炸了」,雖然她不願承認,恐怖襲擊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退休老師摩尼卡表示,車站大量人群讓她感到不舒服,她確實四處尋找出口,因為她在車站等待她的朋友,不過她說,不希望自己的兒孫輩生活在如此混亂的社會,更不希望接受這是生活的一部份。沒有人會願意陷入這樣的漩渦,轉中有轉,圈中有圈,隨時隨地,使人們身不由己,因為發覺一切向下沉淪,大家拼命掙扎向上爬,最怕的是一切已太遲。

19日上午10點左右,在警方19日早上通過手機緊急警報的方式,向紐約民眾公布了拉哈米的照片後,新澤西林登市酒吧(Merdies)的店主巴恩斯發現有一名男子睡在酒吧的門廊上,他起初並沒有認出這個人是拉哈米,只是想讓此人離開,因為他不想讓這名男子被地上的玻璃扎傷。巴恩斯用西語請他離開,但拉哈米卻用英語回答了他,當兩人四目相對時,他認出了他是凶嫌,立即跑到對街另外一家商店報警。

一位警員接到報警後趕往現場,並確認他是拉哈米,而凶嫌拔出手槍向該警員腹部開槍,但子彈擊中了他的防彈衣。警員反擊,拉哈米立即逃跑並持槍向路過的汽車掃射很快地其他員警趕到現場,凶嫌被警員多次擊中,上午11時左右,拉哈米被戴上手銬,用擔架抬到了救護車上,被送到紐瓦克的大學醫院接受治療。

17日晚上8時左右在明尼蘇達州的(Crossroaks Center)購物中心,一名穿著私人保安制服的男子,揮舞著一把類似是菜刀的武器,四處襲擊他人,包括走廊、商店以及公共空間刺傷了9人,據稱他曾經問一名受害者,他們是否是穆斯林,其後他被趕到現場的埃文市警員福爾納克開搶打死。伊斯蘭通訊社Rasd於18日聲稱施襲者是一名「伊斯蘭國的士兵」,他是響應組織的呼籲,向美國帶領的反伊斯蘭國聯盟國家發動攻擊。

「社會主流中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德意志廣播電台18日評論說,從奧蘭多到紐約,美國的暴力襲擊不僅來自國外,還有許多本土美國人。「911」已經離去,但美國面臨的安全問題仍舊巨大,就像歐洲一樣,隨時可能爆發獨狼式的襲擊,美國必須面對這種新的問題,防止社會激進趨勢。

最讓我們感到不安的是,紐約白思豪市長在恐怖襲擊發生後,向媒體發布說是「蓄意」的襲擊,與19日紐約州長葛膜說:「今天的信息顯示,這可能與海外恐怖主義有關,我們要等待調查」,很明顯對爆炸的認定不同。等到凶嫌抓到以後,白思豪終於改口承認爆炸是一次「恐怖襲擊」。

更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是,19日筆者應邀參加警察局長的就職典禮,10點開始的典禮上,主辦單位竟安排穆斯林的祭師帶領大家禱告,他用宏亮的聲音說:「願阿拉真神赦免你們大家。」使得在場的警官與來賓彼此眼神互相交會,沒有任何人心中感到舒服,因為當時在每個人心目中,早已認為星期六晚上的爆炸是穆斯林激進份子之所為。想不到,到了11時左右,Twitter傳來消息並證實,拉哈米已被逮,是對美國不滿的穆斯林無誤。

人若不斷跟人相比,往往真的會氣死人,而今天紐約人在過去的恐襲爆炸中,最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市長白思豪在爆炸發生後竟以「蓄意」來形容,而不是以「恐襲」,且事隔不到二天,又違反傳統以穆斯林來帶領紐約警局盛事的禱告,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悲美國現在的種種處境。

《結語》

那天和朋友在議論現在的高壓鍋炸彈與「911」的恐怖襲擊有何不同,至少過去911的恐襲有固定的地點,一般都不太會以華人為目標。但是現在的獨狼式爆炸規模雖小,卻沒有對象與時間,隨時隨地都會有華人不小心經過某一個垃圾筒而死於非命。

過去我們常會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但是有些江湖術士,以權威姿態教導善男信女要「放生蟹,可以減少害你的小人。」可悲的是,他們在放生的時候缺乏常識,把淡水海產帶進鹹水海,無形中成了「集體謀殺」。

關於作者
杜彼得,自由作家、資深媒體人、節目主持人、紐約華人社區僑領、紐約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總幹事。

以上論述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MTS傳媒中文】觀點或立場。

Advertisements
About Media To Share (70 Articles)

Welcome to Media To Share, the personal blog website of News Personality Aric Chen! Our quality coverage of current events spans from local and national stories to international conflict. Let’s Sharing Stories With The World!

1 Comment on 【名家講壇】杜彼得:紐約驚爆恐襲 美國人被迫學會「苦中做樂」

  1. Life is ironic, isn’t it ?
    Put the fresh water crabs into ocean………..

    The Canadian and Demak’s ‘war’ on Island is the best solution for no solution–exchange the flags and local made wine, instead of bloody weapons and bombs………..maybe, this can shade some light for the arguments in South China Sea.
    At least, no body got killed.

    We all need to learn to live with one another regardless the color of our skin and which religion you believe i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